图书首页 | 专题 | 连载 | 新闻 | 书评书摘 | 访谈 | E-book | 书城 | 组合查询
热点推荐

余秋雨 奥尔罕·帕慕克 黎东方 村上春树 钱文忠 多丽丝·莱辛 郭敬明 米兰·昆德拉 丹·布朗

您的位置:易文首页>>图书频道>>评介

《谁劫持了我们的美感——潘知常揭秘四大奇书》再版后记

2016-4-6 13:31:56 来源:易文网 作者:潘知常

    当被问及毕生的工作之时,海德格尔的回答是:重新阐释西方哲学。
    
    我想说,重新阐释中国美学,也是我的毕生工作。

    多年以来,围绕这个主题,我陆续出版过一系列的中国美学专著,它们是:《美的冲突》(上海学林,1989)、《众妙之门》(黄河文艺,1989)、《中国美学精神》(江苏人民,1993)、《生命的诗境》(杭州大学,1993)、《中西比较美学论稿》(百花洲,2000)、《独上高楼——中西美学对话中的王国维》(文津,2004)、《谁劫持了我们的美感——潘知常揭秘四大奇书》(学林,2007)、《[红楼梦]为什么这样红——潘知常导读[红楼梦]》(学林,2008)、《说[红楼]人物》(上海文化,2008)、《说[水浒]人物》(上海文化,2008)、《说[聊斋]》(上海文化,2010),等等。

    不过,区别于时下的中国美学研究,我的上述工作都主要不是描述的,而是阐释的。我所关注的,也主要的不是中国美学的流向,而是中国美学的方向。鲁迅先生说过:“先前,听到二十四史不过是‘相斫书’,是‘独夫的家谱’一类的话,便以为诚然。”可是,“后来自己看起来,明白了:何尝如此。历史上都写着中国的灵魂,指示着将来的命运,只因为涂饰太厚,废话太多,所以很不容易察出底细来。正如通过密叶投射在莓苔上面的月光,只看见点点的碎影。”而在中国美学的历史中挖掘那些“写着中国的灵魂,指示着将来的命运”的东西,也正是我的目标。因为,在我看来,只有那些“写着中国的灵魂,指示着将来的命运”的东西,才真正属于中国美学,这就正如海德格尔的提示:真正过去的东西,一定是在未来与我们相遇。

    由此出发,在多年的研究中,我发现,中国美学存在着两大美学传统。其一,是以《三国演义》与《水浒传》为代表的美学传统,它意味着一个“忧世”的美学传统,一个现实关怀的美学传统,一个按照王国维的话说是“以文学为生活”的美学传统。坦率说,它曾经是中国美学的主流。因此,这也正是王国维、鲁迅在批评中国美学的缺憾时使用了全称判断的理由与原因(因此,他们的批评甚至难免会给后人以全盘否定的印象)。但是,平心而论,它却并非中国美学的精华,所代表的,也仅仅是中国美学的流向,而并非中国美学的方向。事实上,在中国美学里还存在着一个以《红楼梦》为代表的美学传统,它意味着一个“忧生”的美学传统,一个终极关怀的美学传统,一个按照王国维的话说是“为文学为生活”的美学传统。而且,这才是中国美学的“精华”,也才代表中国美学的方向。因为,它“写着中国的灵魂,指示着将来的命运”。不过,由于它并非中国美学的主流,因此就往往被中国美学的“主流”所遮蔽,或者被中国美学的“主流”所扭曲,这就是鲁迅说的:“只因为涂饰太厚,废话太多,所以很不容易察出底细来。正如通过密叶投射在莓苔上面的月光,只看见点点的碎影。”

    例如,在我看来,中国美学的真正源头应该回溯至《山海经》。

    《山海经》里的人物,乃是最为本真的中国人。“生日月”的羲和、“化万物”的女娲是中国的开辟女神;舞干戚的刑天、触不周的共工是中国的血性男儿;衔木堙海的精卫,布土堙水的鲧禹父子是反抗命运的悲剧英雄。《山海经》写了生命的激情和拼搏,欢欣和渴慕,反抗和追求,它是中华民族真正的血性之源。遗憾的是,由于殷商之际以及秦帝国的建立这两大历史转折的出现,《山海经》这一美学源头却被无情地斩断了,被中国美学的“主流”遮蔽,或者被中国美学的“主流”扭曲,它的“底细”和“点点的碎影”也已经只能够偶有所见。

    最早的,例如伯夷、叔齐,他们隐居在首阳山,不食周朝之食。为什么要如此?联想一下殷商之变,就会意识到,这正是对于从《山海经》发源的美学传统的呵护。例如他们的那首著名诗歌《采薇》:“登彼西山兮,采其薇矣。以暴易暴兮,不知其非矣。神农、虞、夏忽焉没兮,我安适归矣?于嗟徂兮,命之衰矣。”其中对于“以暴易暴”的抨击,对于《山海经》这一美学源头的“命之衰矣”的感叹,以及“我安适归矣”的忧伤,至今就还令人心痛不已。遗憾的是,此后,《山海经》这一美学源头的“底细”和“点点的碎影”就变得若隐若现了。例如,在“古诗十九首”里,例如,在李后主的诗词里,例如,在纳兰性德的诗词里,例如,在《西厢记》、《牡丹亭》里,例如,在《红楼梦》、《金瓶梅》里。

    而从美学的思想谱系的角度看,情况也是如此。在《文心雕龙》等等的所谓“主流美学”之外,《红楼梦》这一美学源头的“底细”和“点点的碎影” ,也已经只能够偶有所见。其中,最值得注意的,是庄子的生命美学、魏晋的个性美学与晚明的启蒙美学。

下一页

http://www.ewen.co

    



|公司简介|广告服务|联系方式|

中华人民共和国
互联网出版许可证
新出网证(沪)字001号

沪ICP证020698

版权所有:上海数字世纪网络有限公司  
2001--2008  ver 3.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