图书首页 | 专题 | 连载 | 新闻 | 书评书摘 | 访谈 | E-book | 书城 | 论坛 | 组合查询
热点推荐

郭敬明 奥尔罕·帕慕克 米兰·昆德拉 钱文忠 多丽丝·莱辛 余秋雨 丹·布朗 村上春树 黎东方

为艺术还是为私利 马兰事件能否化干戈为玉帛

2006-8-29 9:56:55 来源:新闻午报 作者:朱渊

    随着余秋雨在“青歌赛”上淡淡一句:“马兰原来的工作环境有问题”,关于“马兰淡出黄梅戏舞台六年”的口水仗就此拉开序幕。在扑朔迷离的事件中,在黄梅戏艺术家的消失中,却看到了文艺院团管理的诸多问题。 

余秋雨助理:请不要打扰他们  27日傍晚,余秋雨助理金克林在余秋雨的博客上发表声明,称有媒体透露金克林表示“某些马兰观众的意见能够代表余秋雨先生的观点”,他现在郑重声明“从来没有向任何一个媒体说过这样的话”,并且“马兰女士和余秋雨先生直到今天都没有针对某某剧院或某某个人发表过任何一句话……余秋雨、马兰夫妇,长期以来过着‘不订报、不上网、不扎堆、不争论’的安静生活,敬请大家不要打扰他们。” 

黄新德:马兰档案的确在省文化厅  对于马兰和剧院的矛盾,如今的安徽省黄梅戏剧院大到院长,小到演员都是三缄其口,记者昨日采访了原安徽省黄梅戏剧院副院长黄新德——他是国家一级演员、全国政协委员、“梅花奖”获得者,和马兰一样,都是国家首批一级演员称号获得者。他接受采访时语气很谨慎,不过对于马兰档案的归属问题给予确切答复:“马兰的档案肯定是在省文化厅,这是国家制度问题,每个地方都一样。” 

  黄新德告诉记者:“我和马兰都是国家评选出的第一批一级演员,是1987年的时候评的,安徽省就我和马兰两个。那是最老的一批一级演员,制度和如今的一级演员不一样,我们的档案是在省文化厅而不是在团里的,安徽省黄梅戏剧院里就我们两个是档案在省文化厅的。”当被问到黄新德为何卸任副院长时,他表示:“每个人都有自己的想法。我们演员当领导和一般意义上的领导不一样,拿的还是一般演员的工资待遇,我们首先是搞艺术,不当就不当了没什么原因,对这些我是不在乎的———当然也许某些人在乎。” 

  “马兰事件”一石激起千层浪。短短十天,马兰、余秋雨一方和安徽省黄梅戏剧院一方各自声明再声明,就“马兰没戏演是自己的问题还是遭人恶意排挤?”、“马兰究竟还是不是剧院的演员?”、“为何剧院网站‘演员’一栏没有马兰的名字?”、“谁扣住了马兰的档案?”打起了口水仗。在扑朔迷离的事件中,在黄梅戏艺术家的消失中,却看到了文艺院团管理的诸多问题。 

“马兰事件”的争论  焦点1:谁不让马兰演戏?余秋雨:工作环境有问题 

  我从来没有要雪藏马兰!马兰一直没有中断自己的艺术理想,但是她原来的工作环境出现了一些对她很不公平的因素,于是让一个最优秀的演员突然发觉没戏好演了。好多人认为她是和我结婚后才离开黄梅戏舞台的,这完全是个大误会,其实我曾不断地鼓励她继续演出。 

蒋建国:机会留给年轻人  这几年,适合马兰主演的新戏太少,加上年轻人多,机会就给了年轻人。余秋雨个人所说的话,我不敢评论什么。马兰在这里面的原因,一两句话说不清楚!比较复杂!我不愿说。只要马兰本人愿意回来演戏,我相信无论剧院还是戏迷都会感到高兴的。 

  正方:余秋雨、“马兰观众联谊会”顾问律师王涛 

  反方:安徽省黄梅戏剧院院长蒋建国、副院长丁普生 

  焦点2:谁扣住了马兰的档案?王涛:档案被扣,动弹不得 

  如果承认马兰是黄梅戏剧院的演员,为什么剧院网站在“院长寄语”之后介绍演员时独独没有马兰的名字?事实上,马兰曾先后于2001年7月2日、2002年4月11日、2002年5月20日和2003年6月13日多次递交过请调报告,但人事档案却一直被横蛮扣留,使马兰无法进入北京、上海、江苏、深圳等文艺团体。为了使这种扣压人事档案的行为勉强成立,他们居然还采用了单方面强行“发工资”的手法。马兰从来没有去领过这种“工资”,估计他们可能暗暗地打入了某个账号,却从来没有通知过马兰。 

丁普生:没货挂样品,不是骗人么  1994年省文化厅曾宣布马兰、黄新德为剧院名誉副院长,人事档案移送至文化厅保管。马兰的请调报告直接递交到安徽省主管文化的上级部门,我们剧院从未收到过她的一份请调报告。马兰的工资折子是她本人在1992年5月签字领走的,十几年来工资一直打在这个账户里。剧院网站介绍演员是推销演出剧目、开拓演出市场的需要。马兰一心想离开安徽,六年来回避单位与她的联系,这时还把她的名字放在演员介绍里,就好像一家商店明明没有这个货卖还非要挂出样品介绍来,岂不是给自己下绊马腿吗? 

  焦点3:谁在恶意排挤马兰?丁普生:留人留不住心 

  留人留不住心,老天要下,老娘要嫁,随她去了!马兰自进团以来从没有一年内演出超过200场的记录!说常常晕倒在台上,为此文化部还专门下发过文件——剧院从没接到过这样的文件。马兰在演出中晕倒是曾发生过,但绝不是常常晕倒,演《女驸马》的女演员都需要带水纱网子勒头,缺乏训练常常会感到头疼恶心甚至晕倒。至于说“马兰不在家”、“到上海去了”等,说这话的人是邻居还是其他人?我无从得知。

下一页

http://www.ewen.cc

     我要发言   



|公司简介|广告服务|联系方式|

中华人民共和国
互联网出版许可证
新出网证(沪)字001号

沪ICP证020698

版权所有:上海数字世纪网络有限公司  
2001--2008  ver 3.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