图书首页 | 专题 | 连载 | 新闻 | 书评书摘 | 访谈 | E-book | 书城 | 论坛 | 组合查询
热点推荐

黎东方 多丽丝·莱辛 米兰·昆德拉 村上春树 钱文忠 丹·布朗 余秋雨 郭敬明 奥尔罕·帕慕克

“咬嚼派”与大文化 致余秋雨的公开信

2003-7-17 8:00:00 来源:新民晚报 作者:郝铭鉴

  导读
    由金文明《石破天惊逗秋雨》一书引起的争论,本报已先后发表了余秋雨的《被“咬”者的回答》和金文明的《我答余秋雨》两篇长文。今天,再发表郝铭鉴的文章。本报版面上有关此事的争议和讨论,就此告一段落。 
    文化领域的批评和反批评,是很正常的。显然,与人为善和从善如流,都是批评者和被批评者应该采取的正确态度。这场争论,如果能引起大家在这方面的思考,并有所获益,我们将感到十分欣慰。 
                                                      编  者 


我已无权保持沉默    秋雨兄: 
    你公开战“逗”的当天,我就接到几个电话,都是媒体打来的,无非是要我表态。你知道我这个人心软,两边都是朋友,话该怎么说呀?于是一味闪躲腾挪,不知重复了多少次“无可奉告”。现在,我知道自己已被逼到墙角,除了面对现实别无选择。这是因为,你在访谈中点了我的名字,点了《咬文嚼字》这份刊物,你嘲笑“咬嚼派”只是属于“夜航船文化”的末流,非但于文化无补,还会损害年轻人的思维,可谓罪莫大焉。我觉得你的这些说法,不论出于什么原因,都在相当程度上伤害了我和《咬文嚼字》编辑部同仁的感情,伤害了全国广大从事语文规范化工作的同志的感情,作为这份刊物的主办者,我已无权再保持沉默。 
    首先想说明一个事实,自创办《咬文嚼字》以来,我没想到要给你寄刊物。这倒不是忘了老朋友,主要是考虑到你是一位“行者”,居无定所,而且你也志不在此,何必来这番客套呢?直到有天收到你“秘书”的通知,才知道编辑部另有一位同仁给你寄了一份。因为本来不存请你读刊的奢望,所以停止送刊这件事,我压根儿没放在心上。倒是你“秘书”说你以后不再从事文化工作,让我感到有点惊讶,隐隐为中国“大文化”的前途担心。 
    《咬文嚼字》编辑部确实经常收到批评你的稿件,不论写得好坏,基本上都给压下了。后来有篇涉及林和靖的短文,有关编辑坚持要用,我决定寄你本人过目。这一方面是编辑部的制度,在你之前,批评华君武、谢冕、冯岑植等人的稿件,都是这样处理的;另一方面也暴露出本人的私心,在自己办的刊物上,总不忍拿朋友“开刀”,即使要体现“一视同仁”,也希望“先礼后兵”。不久便收到了你的回复,当时你远在国外,仍想着为《咬文嚼字》写稿,我觉得你这个人是很够朋友的。不过,你的文章却让我感到有点意外,我没想到读者指出的一个微不足道的错误,你竟用那样一种居高临下的口气来反驳。为此,在发表时特地加了个“编者按”,其中有这样两句:“批评并不是给名人‘上课’,反批评也不应文过饰非。”秋雨兄,这后一句话便是说给你听的。 

想起了“镜子”寓言   你说你不喜欢《咬文嚼字》,而且委婉地向我表达过不喜欢的理由。不知怎么回事,我竟然毫无印象。相反,倒发现你写过这样的句子:“作为今后一直会应用下去的汉语言文字,还是应该通过严肃的讨论和校正来保持它主干部位的纯正的,像《咬文嚼字》这样的工作就很有意义。”谓予不信,请允许我套用一下你的口气:请翻翻《咬文嚼字》吧,它就刊登在1999年第2期第11页上!我不知道这是不是你所委婉表达的内容。不过,这都没有关系。你过去若说过不喜欢,我非常感激;你现在说不喜欢,我还是非常感激。不瞒你说,《咬文嚼字》在读者中受欢迎的程度,一点不亚于你的《文化苦旅》,合订本在书市可以说是盛销不衰。可“千人之诺诺,不如一士之谔谔”,作为办刊人,我更看重你的“不喜欢”,因为由此可以引出更多的有价值的思考。 
    然而,作为朋友,有句话本来应该私下说的,现在只能公开说了:我觉得你这样说话有点不是时候!当前社会语文生活十分混乱,“无错不成书”的局面至今尚未扭转,作为一个知名学者,你对宣传语文规范如此厌恶,别人也许会怀疑你的文化良知。你当年说《咬文嚼字》“很有意义”,现在又反过来说“不喜欢”,如此一百八十度大转弯,尽管表达的也许是你的真实想法,读者仍会留下这样的印象:这都因为《咬文嚼字》“咬”了你的差错。作为一个公众人物,你的气度似乎小了一点。秋雨兄,我在读你访谈中这段话时联想到了一则寓言,有个女人要把镜子藏起来,不,要把镜子砸碎掉,总之,她确实不喜欢镜子,她怕在镜子里看到自己。我们何必用自己的行为来一再验证这类寓言的生命力呢? 
    你的那篇“访谈”,其实一眼便能看出是你自己的手笔。飞流直下,气势如虹,激情四溢,文采斐然。我一面看一面击节赞赏:秋雨兄的文字就是好看!然而全部读完之后,不由为你捏一把冷汗。因为在你“强硬”的背后,我看到了你的虚弱。你有点反应过度,有点情绪失控,你想用气势来证明真理,想用嘲弄来转移压力。俗话说:言为心声。你如此疾言厉色,露出了内心的烦躁不安。你说中华文化的根本问题,是要摆脱身上的陈腐、无聊的包袱;我说秋雨兄的根本问题,倒是要摆脱身上的名人、大师的包袱。不要动不动就想到给别人开书目,给年轻人写指导书,不要一看到别人指出几个差错,便担心自己的地位会发生动摇,从而闹得方寸大乱。 

下一页

http://www.ewen.cc

     我要发言   



|公司简介|广告服务|联系方式|

中华人民共和国
互联网出版许可证
新出网证(沪)字001号

沪ICP证020698

版权所有:上海数字世纪网络有限公司  
2001--2008  ver 3.00